閃婚成寵,老公竟是千億大佬(海彤戰胤)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大結局_ (海彤戰


《閃婚成寵,老公竟是千億大佬免費閱讀》的主角是海彤戰胤,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,作者文筆極佳,題材新穎,推薦閱讀。精彩章節節選:海彤就是鐵石心腸,哪怕好友哀怨地看她,她也堅決不肯再陪著好友參加段傢的宴會。戰胤今晚要應酬,不會早歸,海彤便留在店裡看店,讓沈曉君早點下班回傢。沈曉君說服不瞭好友,隻能抱著她的包,先行回傢。送走商曉菲後,沈曉君好奇地問道:“彤彤,你是怎麼認識商小姐的?她還主動來找你。”海彤便把商
 

送走商曉菲後,沈曉君好奇地問道:“彤彤,你是怎麼認識商小姐的?她還主動來找你。”


海彤便把商曉菲攔她的車,送商曉菲去戰氏集團的事情告訴瞭沈曉君。


沈曉君:“……這樣也行。”


不得不說商曉菲為瞭追求戰大少爺是真的很拼,勇氣可嘉,精神可嘉。


“我覺得商小姐並非傳言那般蠻不講理,她就是高傲,以她的出身,她也有高傲的資本,其實她的三觀還是很正的,她那麼愛戰大少爺,都能說出隻要戰大少爺有女朋友,她是絕對不會追求戰大少爺的。”


商曉菲的傲氣不允許她插足別人的戀情。


沈曉君認同地道:“這樣說來還是不錯的,我們跟她不是一個圈子裡的,沒有交集不知道她真正的品性,外界傳言不可盡信的,有時候自己親眼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相呢,更不要說傳言瞭。”


商曉菲身份尊貴,說不定是很多人嫉妒她,故意把她傳成刁蠻任性,不講理之人呢。


商曉菲的到來並沒有影響到海彤。


該做什麼,她就做什麼,倒是沈曉君又開始磨著海彤陪她去參加某某太太的生日宴會。


“這次的宴會是在段傢的別墅裡舉行,段傢和我姑姑傢是鄰居,生意上也有來往,所以關系很好,否則我姑姑也不敢帶著我過去,彤彤,你陪我去嘛,我姑姑的意思是想讓我和段傢的大少爺談場戀愛。”


沈曉君對段傢大少爺也有點印象,畢竟她經常去姑姑傢裡玩,兩傢是鄰居,便有見面的機會。


段大少爺矮胖矮胖的,長相真的是很普通,他要不是出生在豪門,走在大街上都沒有人會多看兩眼的。


豪門裡也不都是俊男美女嘛。


“沈姑姑是為瞭幫你介紹男友,才帶上你的,我跟著去做什麼?這次的宴會是段太太的生日宴,與上次的不一樣,我不去瞭。”


海彤不松口,堅決不想再陪著好友去參加宴會。


宴會上那麼多人,沒有幾個是認識的,她去瞭,除瞭吃還是吃,雖說她是吃貨,可老是吃吃吃的,她也怕丟臉呀。


上流社會的那些人不會像她這樣不停地吃吃的。


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去幫我掌掌眼呀。”


“有你姑姑在,不用我幫你掌眼,沈姑姑吃的鹽比我吃的米還多,她才是過來人,你又是她的親侄女,她自是想你好的,她既然想攝合你和段大少爺,你去試試唄。”


“總比阿姨讓人幫你介紹的那些所謂的優質男好吧?”


沈曉君:“……段大少爺長得一點都不好看,又矮又胖,他就是長得不好看,才三十五瞭還沒有結婚,段太太著急,放棄瞭門當戶對,想挑個傢庭條件一般的。”


“我姑姑隻看中門戶,哪是真為我好呀,我不想去,她還見天兒打電話給我媽,被她們倆一夾攻,我隻能投降,特別是你嫁人後,我媽就天天念叨著說‘人傢海彤也是二十五,你也是二十五,海彤都嫁人瞭,你還單著。’二十五還單著,有錯?”


沈曉君也是頭痛得很。


她又不是三十五歲,母親和姑姑整天催婚催得要命。


海彤還沒有閃婚時,她媽倒沒有催得那麼厲害,海彤一嫁人,哎喲喂,她這個單著的在傢裡,連呼吸都是錯的瞭,她想,她要是不談場戀愛,她別想清靜的瞭。


“你嫌段大少醜吧。”


海彤認為沈姑姑不會不看人品隻重門戶的,怎麼說,都是親侄女,要是不好的男人,她把親侄女推入火坑,娘傢路都得斷瞭。


沈曉君撇撇嘴:“是醜瞭點,我怕嫁個醜男人,以後生出來的娃兒都是醜的,你這樣的最好,夫妻倆都是高顏值的,以後生出來的孩子也是高顏值的。”


她倒寧願像好友這樣嫁個有上進心的打工一族,戰先生沒有豪門出身又如何,人傢憑著自己的本事,依舊能進戰氏集團當高級白領。


能進戰氏總部的人,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
海彤:“……你少看點小說,我覺得你是小說看得太多,盼著自己也像小說裡的女主角那樣,遇到一個年輕英俊又多金的大總裁,年輕大總裁隻喜歡女主,感情專一,寵妻成癮。曉君,那都是小說,現實裡哪有那麼多的年輕總裁?”


“戰氏集團的總裁倒是年輕,但那是富N代,人傢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,無法比,你也聽說瞭,戰大少爺這樣的大總裁,別說追求瞭,連見他一面都比登天還難。”


沈曉君張張嘴想替自己辯解幾句,卻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
無話可說。


小說裡的主角,誰不羨慕。


不過她真的不是想嫁什麼大總裁,她就是對那些男人不來電呀。


“彤彤,你再陪我去一趟嘛。”


“不去。”


“彤彤,咱們還是不是朋友?”


海彤頭都不抬,“是朋友。”


“朋友有難,你總得兩肋插刀吧?”


“等你有難的時候,我自會為你兩肋插刀,你等於是去相親,不是有難,就別想我兩肋插刀瞭。”


沈曉君哀求著:“彤彤,就這一次,真的,就這一次,你想想美食,美事呀!”


“今天中午吃瞭一頓莞城大酒店的飯菜,我覺得美味至極。”


眼見好友還要繼續哀求,海彤隻得使出瞭殺手鐧,說道:“我要和我傢那位去約會,增加感情。”


沈曉君:“……”


一個下午的時候,沈曉君都用著哀怨的眼神看好友。


海彤就是鐵石心腸,哪怕好友哀怨地看她,她也堅決不肯再陪著好友參加段傢的宴會。


戰胤今晚要應酬,不會早歸,海彤便留在店裡看店,讓沈曉君早點下班回傢。


沈曉君說服不瞭好友,隻能抱著她的包,先行回傢。


店裡便隻有海彤一人,又不忙,她便打電話給姐姐,知道姐夫依舊沒有回傢,海彤在心裡嘆口氣,姐姐的婚姻,大概率是支撐不瞭多久的瞭。


她倒不是勸和,就是心疼外甥。


父母離婚,帶給孩子的傷害是最大的。


周陽才兩歲大,一直都是姐姐帶著,姐姐要是有收入來源,爭取撫養權的機率是很大的。
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