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時陳南嘉小說(慕時陳南嘉)全文免費閱讀_高冷外科醫生的小說慕時陳南嘉最新


作者慕時的小說《高冷外科醫生的小說慕時陳南嘉》主角是慕時陳南嘉。本書精彩片段:慕時站在幾步之外,清清冷冷地瞧著我: 「過來 。」 進瞭問診室,他看瞭一眼我手上的繳費單,平淡道: 「抽血不疼。驗瞭血,我才能給你開手術單 。」 我很怕痛,他一向知道。 我忽地伸手抓住瞭他的手腕: 「不需要,我今天其實是來找你的 。」確定我和慕時不可能之後,我媽又給我介紹瞭她大學同學的兒子,叫秦軒。「小秦就是年紀比你小瞭點,人挺懂事穩
 

確定我和慕時不可能之後,我媽又給我介紹瞭她大學同學的兒子,叫秦軒。



「小秦就是年紀比你小瞭點,人挺懂事穩重的 。」



結果等見瞭面,我才發現我媽純粹瞎扯。



秦軒剛大學畢業,我跟他第一次見面是在電玩城。



圍觀的小姑娘鼓掌歡呼,他在跳舞機上浪得飛起。



好幼稚的小男孩。



我嫌棄地等在一邊,忽然更想慕時瞭。



秦軒帶我抓瞭一堆娃娃,吃過晚飯後開車送我回傢。



我閑得無聊,就把那些娃娃一個個擺好,然後拍瞭張照片,發朋友圈。



那天晚上洗完澡出來,我發現慕時竟然給這條點瞭個贊。



這是分手後,他第一次給我的朋友圈點贊。



我頓時來瞭精神,點開大圖仔細研究瞭半天,最終在角落裡發現瞭秦軒搭在方向盤上的手。



手指修長,骨節分明,一看就是男人的手。



我振奮地給蘇蘇發消息: 「我覺得慕時對我餘情未瞭 。」



她發來一串問號: 「陳南嘉,你們已經分手三個月瞭,你清醒一點 。」



「我很清醒,他心裡有我 。」



其實秦軒也是個好人,但我也很清楚,我這個人,說好聽點是嬌氣,說難聽點就是公主病。



活瞭這麼多年,能受得瞭我脾氣的,除瞭我媽和蘇蘇,就隻有慕時。



就連我非要搭個小桌在他床上吃螺螄粉,結果把碗打翻,他都沒有生氣,隻是很平靜地替我收拾爛攤子,還幫我煮瞭一碗新的。



我在網上掛瞭慕時的號,第二天一早就去他們醫院面診。



他聽我說要做用來避孕的皮下埋植手術,輕輕蹙瞭下眉,很快又恢復瞭平靜無波的表情: 「近期有過婚後生活嗎 ?」



我盯著他口罩上方好看的眼睛: 「你是我男朋友,你不清楚嗎 ?」



安靜片刻,慕時冷淡地說: 「陳小姐,我有必要提醒你,我們已經分手三個月瞭 。」



他從來沒用這麼疏離冷漠的語氣跟我說過話,我鼻子一酸,差點掉下眼淚。



「婚後生活……暫時還沒有,做完手術再說 。」



其實我是聽說皮下埋植可以緩解痛經才想來問問,但顯然,慕時誤會瞭。



他一邊開檢查單子,一邊冷著臉說: 「為瞭健康著想,做完手術也建議使用衛生用品 。」



按照過往的經驗,我幾乎可以肯定,他生氣瞭。



我拿著慕時開的單子出去,走瞭一圈又繞回來,發現他正背對我,微微低著頭,和一個穿病號服的年輕女孩說話。



「你的檢查報告我看過瞭,各項數值都正常,今天就可以出院瞭 。」



很溫和的聲音,和剛才跟我說話的態度截然不同。



那女孩軟軟地說: 「那慕醫生,我出院後,還可以再來找你嗎 ?」



她看向慕時的眼睛亮亮的,裡面是毫不掩飾的愛慕。



我呆在原地,心頭被酸澀的痛意填滿,神思一片空白,甚至沒聽清慕時應瞭些什麼。



等緩過勁兒,那女孩已經走瞭。



慕時站在幾步之外,清清冷冷地瞧著我: 「過來 。」



進瞭問診室,他看瞭一眼我手上的繳費單,平淡道: 「抽血不疼。驗瞭血,我才能給你開手術單 。」



我很怕痛,他一向知道。



我忽地伸手抓住瞭他的手腕: 「不需要,我今天其實是來找你的 。」



他穿著白大褂,倚在桌邊,口罩把那張好看的臉遮住大半,隻留下一雙冷峻的眼睛,就這麼看著我: 「找我幹什麼 ?」



聲音裡聽不出半點情緒,好像很不想見到我似的。



我吸瞭吸鼻子,賭氣地說: 「哦,來給你送請柬,邀請你參加我的婚禮 。」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